您正在瀏覽的是香港網站,香港證監會BJA907號,投資有風險,交易需謹慎
您正在瀏覽的是香港網站,香港證監會BJA907號,投資有風險,交易需謹慎

資訊

首頁資訊資訊詳情

電動汽車初創企業寒冬已至

uSMART盈立智投 05-12 21:57

今年迄今,美國電動汽車企業的日子都不好過,尤其是電動汽車初創公司。據瞭解,Rivian(RIVN.US)在2022年已跌超80%,Lucid(LCID.US)跌超63%,Lordstown Motors(RIDE.US)跌超56%,Nikola(NKLA.US)跌超48%以及菲斯克(FSR.US)跌超47%。

image.png

其中今年暴跌了80%的Rivian已經拖累了福特汽車(F.US)、摩根大通(JPM.US)以及亞馬遜(AMZN.US)等股東,如今福特已拋800萬股Rivian股票,此外,摩根大通也同樣在爲一家匿名的Rivian股票持有者,出售1300萬~1500萬股的股份。Rivian從之前萬人捧的“特斯拉殺手”,到現在的“燙手山芋”,未來還有機會與特斯拉同臺競爭嗎?此外,在2022年剩下的時間裏,這些美國電動汽車初創公司還值得投資嗎?

宏觀層面

智通財經APP瞭解到,對於像電動汽車初創公司這樣的資本密集型企業來說,利率的上升影響重大。雖然原材料的普遍短缺和價格上漲,對電動汽車初創企業來說也是十分難熬,但最近這一波下跌的主要原因不是關於汽車銷售前景這樣的基本面因素。

相反,這波下跌似乎與根據多年後的預期利潤衡量公司價值與利率上升之間計算比較的結果。雖然資本成本的上升也在衝擊其他領域的投機型股票,但電動汽車初創公司的損失比大多數公司更大,因爲成立一家新汽車製造商的成本非常高昂,而且要投入多年後才能實現盈利。

如果電動汽車初創公司的資金基本上是免費獲得的,想要彌合這種缺口就容易得多。去年來自特殊目的收購公司(SPAC)的現金涌入就是這種情況,這也是爲什麼這些電動汽車初創公司在2021年能漲得如火如荼,但隨着美聯儲爲了應對通脹壓力而收緊貨幣政策,寬鬆的市場環境正在一去不復返。

即便是對行業領頭羊特斯拉(TSLA.US)來說也是如此,該公司的汽車製造基本面強勁,但其估值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該公司在相對遙遠的未來可能從自動駕駛出租車和機器人技術等服務中產生的其他利潤流。截至週三收盤,特斯拉今年迄今已跌超30%。

因此,在當前的宏觀環境下,這些電動車初創公司能否撐過寒冬,繼續正常經營都已經是個問題,更別說寄希望於這些公司的股價能在短時間內走出低迷。但如上文提及,當前的股價表現並不是公司基本面因素導致,那麼從另一個角度來說,若這些電動車初創企業能挺過這個寒冬,且繼續保持不錯的基本面,便是一個值得在更好的時機入手的股票。

哪家電動汽車初創企業纔是“寶藏”?

要想挺過寒冬,手裏就得有足夠的現金。

據悉,Lordstown和Canoo(GOEV.US)在第一季度報告和與投資者的電話會議上都表示,這兩家需要更多現金,否則就有無法批量生產的風險。據瞭解,Lordstown自成爲上市公司以來已經花費了大約9億美元,並稱至少還需要2億美元才能投產。同樣,Canoo目前已經花費了大約7億美元,且該公司也正試圖再安排6億美元的融資。

這表明,上述兩家公司都需要大約11億或13億美元才能投產。這並不令人感到驚訝,因爲特斯拉在交付首批5,000輛汽車之前也花費了大約12億美元。

相比之下,其他電動汽車初創企業的處境就不那麼艱難了。截至2022年第一季度,Lucid、Nikola和菲斯克自與SPAC公司合併籌集資金以來,分別花費了約11億美元、8.4億美元和6億美元。第一季度結束時,Lucid的現金約爲54億美元,菲斯克爲10億美元,Nikola則擁有超過7億美元總流動資金。根據這些公司目前對其2022年支出的預測,菲斯克所持有的現金可以支撐大約6個季度的現金消耗,Lucid還可以支撐5個季度,Nikola能提供4個季度的充足資金。

Rivian是上述企業中現金最充裕,同時支出也最快的電動汽車初創企業。據悉,Rivian去年年底手頭有184億美元現金,據該公司最新公佈的Q1財報顯示,Rivian一季度的現金和現金等價物爲174億美元,該公司所花費的現金比預測的要少10億美元。不過,Rivian公司也沒有改變支出計劃,預計2022年的支出約爲70億美元,平均每季度支出17.5億美元。按照這一速度,該公司能提供大約10個季度內的充足資金。

交付量方面,Lucid在Q1交付了360輛車,Nikola也於3月底開始生產純電動卡車,且在4月交付了11輛Tre純電動卡車。而菲斯克選擇的發展道路則不同尋常,該公司和麥格納國際公司達成了一項長期製造協議,作爲最新協議的一部分,麥格納將在2022年11月生產菲斯克即將推出的電動Ocean SUV,而這一選擇意味着菲斯克不必建造工廠,也不必支付工廠費用。相比之下,Rivian第一季度交付了1227輛汽車,較去年第四季度交付909輛有所上升。雖然Rivian的交付數據仍遠低於市場預期,但該公司在電動汽車初創公司中也算是佼佼者,尤其是遇到上遊原材料價格大漲以及芯片短缺等問題。展望未來,Rivian重申了2022年2.5萬輛汽車的生產指引。

Rivian能否破局?

據Rivian最新公佈的財報顯示,該公司Q1營收爲9500萬美元,低於市場普遍預期的1.312億美元;淨虧損爲15.93億美元,上年同期爲4.14億美元。據分析,該公司當前虧損較多主要是由於目前交付量較少且前期固定資產投入較多生產以及折舊費用較重所致。

雖然RivianQ1營收僅爲9500萬美元,但成本費用(含製造折舊)、研發費用以及銷售管理費用分別爲5.97億、5.47億、5.3億。只看絕對金額來說相比與其他整車廠也不算高,但是由於Rivian目前交付量太低導致無法形成規模效應攤薄成本從而導致出現大額虧損。因此,整體來看公司費用過重主要還是由於交付量不足導致,而交付量不足的原因,則是因爲供應鏈的壓力,令Rivian在伊利諾伊州諾曼的工廠的生產進度滯後。

雖然Rivian在伊利諾伊州諾曼的唯一運營工廠產量受到限制,但該公司已經在努力擴大其生產規模以提高產能。本月早些時候,該公司獲得了15億美元的州和地方政府獎勵,以在喬治亞州建造了第二座50億美元的工廠,該公司希望工廠能在2024年開工。

Rivian新工廠的目標是在 2024 年底工廠開始生產,但隨着2022年走進夏天,距離工廠開工只有2年半的時間了。準備工廠的時間還算充裕,但在這兩年半裏眼下的產能焦慮該如何疏解?這時若回憶一下特斯拉的成長之路或許能得到答案。

據瞭解,現在Rivian經歷的特斯拉3年之前就經歷過。特斯拉剛開始興建工廠,邁入大批量生產的步伐是從2012年開始,當初市值連100億都還不到,而在更早之前,特斯拉還曾面臨賠錢賣車、技術不過關的窘境。直到2013年,特斯拉的年產量已超過了22,000輛,全年的現金流纔出現正增長。到2019年,該公司才產生持續的正自由現金流。2007年至2019年間,特斯拉花掉了約90億美元,且在出現顯著的正自由現金流之前,特斯拉通過股權資本和債務籌集了約55億美元和約81億美元。

相比之下,Rivian作爲一家年輕的初創公司且起點還比特斯拉高,機會也更多。最重要的是,目前Rivian的財務狀況依然穩健,該公司一季度的現金和現金等價物爲174億美元。

總結

在如今資本流動性不足的宏觀環境下,電動汽車初創企業還沒法很快從股價低迷的狀態中恢復過來,但這不妨礙Rivian仍是一隻有潛力的股票。對於Rivian來說,需要控制好現金消耗的速度,以降低該公司在市場混亂時期被迫融資的可能性。雖然現在的供應鏈環境要比之前更爲複雜,但也遇上了前所未有的補貼和扶持。

Rivian未來的路怎麼走,取決於該公司能否做到技術突破。例如特斯拉當初便是靠孤注一擲打造“人工和機器的高度配合”的超級工廠,才熬過此前難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