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瀏覽的是香港網站,香港證監會BJA907號,投資有風險,交易需謹慎
您正在瀏覽的是香港網站,香港證監會BJA907號,投資有風險,交易需謹慎

資訊

首頁資訊資訊詳情

丘棟榮:我們肯定不會留現金,全部換成股票,有五大系統性機會,互聯網機會接近03、04年

uSMART盈立智投 05-13 10:22

核心觀點:

1、在穩增長和抗通脹宏觀背景之下,表現相對比較好的資產是短久期資產,包括資源、能源及銀行地產等公司。市場風格上,價值性風格相對錶現會更好一些。

2、對接下來基本面會更加積極、樂觀,權益類資產(尤其是以人民幣計價的權益類資產)的吸引力相對來說非常突出,和歷次熊市的底部,甚至是跟歷次熊市的最底部相比有類似的效果。

3、目前整個市場總體估值偏低,和2018年及以前的幾個歷史低點非常接近,中證500大基本上屬於最便宜的時候了,略微偏高的是大盤成長股,是結構性風險所在。此外,銀行地產的估值也是歷史上最便宜的時候。

4、市場的結構性機會正變得系統性,不只是傳統的低估值領域,傳統成長型領域的公司也非常具有投資價值。系統性機會有五個方面……

5、投資互聯網最好的機會並不是泡沫形成時,而是要在泡沫破裂之後去尋找哪些公司能夠代表未來。現在這種機會就有點接近於2003、2004年美國互聯網時期的機會。

6、港股的系統性機會其實跟A股的類似,但更加極致和徹底。不管在基本面、風險、估值定價還是中短期的交易層面上,港股都是非常值得重視的領域,兩個詞來形容,一個是“系統性”,另一個詞是“戰略性”。

7、有三個風險需要注意,最核心的風險是高估值所對應的潛在風險,這種風險釋放得還不夠乾淨和徹底。另一點是基本面上結構性的風險,包括週期性的風險。第三點是商業模式和生意模式的根本性問題和風險。

8、權益類資產罕見完美地滿足“不可能三角”的三個條件:風險小、價格估值很便宜、流動性好;很難找到更好的資產來替換它們,更激進地說,最保守的投資者都應該去買股票,或者都應該買某種類型股票的組合。

9、不用去買高波動的互聯網公司和成長股,就買這種非常保守的高費用公司,它都能夠滿足這樣的投資目標。

10、我們現在始終保持高倉運作,一個想法就是基本上不留現金,因爲現金根本就不夠用,有太多股票可以買。

11、同樣類型的公司(傳統的煤油氣,新興的互聯網),中國的資產相比於全球其他主要資本市場(美國、歐洲等)的資產要便宜很多。

5月10日,中庚基金副總經理和首席投資官丘棟榮在一場直播中對當下宏觀背景、風險資產、市場風格、基本面、估值、風險等市場關心的問題做了深度講解。

他還重點介紹了五大系統性機會,包括以傳統能源資源爲代表的傳統價值型公司、成長股中的互聯網、廣泛中小市值中的傳統成長性行業和製造業、傳統價值股中的銀行、地產,港股機會,並分別展開介紹了其具體的投資機會。

穩增長和抗通脹背景下,
短久期資產、價值股表現較好

從整個市場來看,今年是一個波動特別大、回撤也比較大的年份。從量上來看,整個市場的波動和回撤已經達到或接近於2018年,僅次於2008年的大熊市,波動和回撤是非常明顯的。

導致這樣的狀況有兩個最重要的背景因素。

第一,從去年下半年以來,整個基本面最主要的兩個基調,就是中國經濟的下行週期以及對應的穩增長政策;另外一點,從全球範圍內來看,一個最重要的宏觀背景是通脹,防通脹是各國央行尤其是美聯儲的最核心的政策目標。

而今年又面臨兩個疫情和俄烏衝突兩個意外事件的衝擊,使得兩個主基調——中國的穩增長和全球的防通脹面臨的挑戰進一步加大。在國內,經濟下行疊加疫情衝擊,導致對經濟的基本面預期有較大的下滑;在國外,全球通脹壓力增加疊加俄烏衝突,導致全球的利率水平面臨較大的上行壓力。所以風險資產(尤其是長久期的資產)面臨的挑戰是比較大的。

在這兩個宏觀背景之下,表現相對比較好的資產是短久期的資產,它們的久期較短、資本投入較少,同時即期的現金流和盈利比較好,相對而言受益於穩增長和通脹。具體來說包括了資源、能源及銀行地產等公司。

它們的另外一個重要特徵是估值比較低。在目前穩增長和防通脹壓力較大的情況下,這類資產是相對具有防禦性、甚至有一定收益率的主要權益類資產,在全球範圍內來說都是這樣。從市場的風格來看,也是價值性的風格相對錶現會更好一些。

成長性的風格,尤其是久期特別長的成長股,非常依賴遠期的盈利和現金流,近期還需要大量的資本投入。短期沒有盈利、甚至還需要不斷融資,這類資產表現是最差的。那些講故事、甚至完全沒有現金流的資產(如比特幣)表現是最差的。

對後續基本面更積極樂觀

在二季度大家壓力都比較大的情況下,我們對於接下來基本面的看法可以更積極和樂觀一些。

最重要的一個原因是,中國穩增長的能力和力度可能會全方位加大。無論是3月中旬的金融穩定委員會,還是4月底的政治局會議,都有非常充分的定調,穩增長的目標是非常明確的。

政策手段也非常明確。一個是貨幣政策的支持。目前國內的利率水平已經明顯和美國之間形成了倒掛,我們的利率水平已經低於美國的利率水平,這方面的力度還是比較大的。

另一個是財政政策方面。今年的財政政策的力度在總額上其實超過了2020年的水平,包括減稅、退費、退稅補貼等。這部分的數據對於上市公司來說收益是很大的,可能會使盈利水平提高好幾個百分點,能在很大程度上彌補經濟下行壓力所造成的損失。

第三個方面,其實最重要的是產業政策。一方面,從去年三季度以來房地產政策就開始反轉,不斷放鬆甚至到後面開始出現鼓勵刺激;另一方面,大家很期待的互聯網產業政策和作爲基礎的基礎設施建設政策開始落地。

最後一點可能也是大家最關心的。對於疫情我們沒法評估什麼時候會徹底結束,但從客觀數據和採取的堅定措施來看,這個時間窗口是非常值得期待的。之前的失望越多,可能到後面速度會越快。

疫情對權益類資產影響很有限,
中國資產價格變化和美國週期相反

退一萬步說,即便疫情有所緩解,權益類資產可能變化也不大。從權益類資產的整個生命週期價值來看,基本面上一兩個季度的影響是非常有限的。

所以我們對市場和基本面的預期不用也不應該過於擔心,反而可以更積極樂觀地期待產業政策和整個經濟的復甦。

復甦預期上,我們和美國的週期可能正好是相反的。

2020年以來美國不斷刺激和寬鬆,甚至大額度地發放補貼,而中國在疫情防控的要求下經濟政策是比較收斂的,中美的利差一直很大。現在美國的牛市和資產價格的上漲實際上是建立在其寬鬆政策的支持之上的,而中國資產價格的變化可能和美國的週期正好相反。

A股估值歷史偏低,中證500歷史上最便宜

從估值定價來說,比較明顯的狀況是整個市場總體處於偏低的水平。尤其從市場的中位數估值來看,已經回落到了歷史平均水平的後1/4。其中最明顯是中證800,目前中證800的整體估值水平已經到了歷史最便宜的20%分位,比歷史上85%以上的時間都更有吸引力。

這種水平和2018年及以前的幾個歷史低點非常接近,從整個市場來說吸引力是比較強的,另外幾個細分行業的吸引力會更強。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中證500。中證500大概處於歷史上最便宜的96%分位,基本上屬於最便宜的時候了。更小盤的中證1000大概屬於百分之九十幾、接近100%分位的估值定價。

估值這麼便宜,背後的原因有幾個方面,最重要的是“跌多了”;另外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現在利率水平比較低,整體國債收益率在2.7%、2.8%的水平。

從全球範圍來看,現在中美利差已經倒掛了,相對來說也是比較便宜的,導致權益類資產(尤其是以人民幣計價的權益類資產)的吸引力相對來說非常突出,和歷次熊市的底部,甚至是跟歷次熊市的最底部相比有類似的效果。

大盤成長股估值較貴,是結構性風險所在

而估值和心理水平還略微偏高的是大盤成長股,尤其是滬深300成長指數,無論從PB還是PE來看可能都處於歷史上最貴的70-80%分位。其實在過去一年多也下降了比較多,但是還不夠多,原因是過去幾年大盤成長股的牛市讓整體估值在2020、2021年春節達到了歷史最高的百分位。

這一塊可能是整個市場上目前估值還比較貴的領域,也是我們所擔心的A股上的一個結構性風險。這個結構性風險經過一年多的消化,在基本面開始出現暴雷,估值開始下行,目前處於70-80%或者60-70%分位的一箇中位數偏上的水平。

除此之外的其他大部分風格,不管是滬深300裏面的大盤價值股還是成長股裏面的小盤價值股,估值都是很便宜的,處於歷史上最便宜的80-90%分位以上。

市場機會從結構性轉向系統性

所以整個市場的投資機會偏多,不只有傳統意義上的價值股(比如能源、資源、銀行、地產),傳統意義上的成長股也進入到低估值的投資範圍之內。

整個市場的機會包括結構性機會。過去一兩年我們一直強調的結構性機會是指低估值領域裏面的低風險公司,現在這種機會變得更加系統性:

不只是傳統的低估值領域有機會,傳統的成長型領域(比如計算機、電子、通訊)甚至更廣義的製造業(不僅有輕工、化工,還包括機械、汽車零部件)都有很多公司非常具有投資價值,能夠很好地滿足低風險、低估值、內生增長好的特徵。

這種類型的公司很好地滿足了低估值、低價值的投資方向。系統性的機會主要來自以下個方面:

機會一:傳統價值型公司,
以傳統能源資源爲典型

首先還是在傳統的價值型公司裏面,其中最典型的例子是傳統的能源資源領域。

這類領域公司有幾個特徵:

首先,從基本面來說它滿足三個條件。

第一,需求是增長的,甚至在長期也是增長的;

第二,供給是收縮的,有可能收縮的時間非常長,週期長達10年甚至更久;

第三,我們能投的上市公司往往是產業鏈裏面最好的公司,因爲相對弱的公司已經在過去十幾年的競爭中被淘汰出去了。這就非常完美地滿足了低風險、高盈利能力甚至還有內生成長性的條件。

爲什麼看好傳統能源

去年我們有一個很重要的結論叫“看好老能源、看空新能源”,背後的原因其實非常符合保守的價值投資規律。

老能源和新能源在這個領域裏是正好相反的。

老能源第一是很賺錢,有很好的盈利能力和創造現金流的能力,

第二是不用花錢,不用做資本開支,技術進步和變化非常緩慢。現在是龍頭的公司以前也是、以後還是,變化是非常小的。

第三,估值和價格很便宜,對投資者來說回報率非常高。

新能源正好相反:技術進步很快,融合公司的競爭壁壘和競爭優勢變遷非常劇烈,盈利能力非常不穩定,波動性比較大,需要大量的資本開支,同時價格估值非常貴。很花錢,賺錢波動又比較大。

估值定價貴的領域對投資人來說回報率是非常不確定的。

新能源領域盈利能力的週期性很強。所以我們認爲傳統能源類領域可能更符合保守的價值投資方法。

機會二:成長股中的互聯網公司,爲什麼?

第二個方面,在快速成長的領域裏,互聯網公司代表了中國未來具有發展潛力的力量。這些互聯網公司在過去的很多年一直沒有進入我們的投資範圍,原因和我們之前不喜歡新能源的原因一樣。有三個要素讓投資者非常不喜歡:很花錢,賺錢非常不確定,同時估值很貴。

過去一年多在基本面發生了一個非常重要的、令大家看空的變化,就是國家產業政策的約束,包括防止資本擴張、限制競爭、反壟斷等。

從投資者的角度來看,這些政策非常好,帶來的好處跟我們之前看好資源能源、喜歡煤炭石油天然氣的的那幾個好處在本質上是一樣的,是一種供給側的改革和收縮。

第一,首先大家不用花錢了,不用做太多的資本投入和資本開支,更重要的是競爭降低、費用投入降低。不只是反映在資本性的投入,甚至是在經營性的資本投入也有個非常明顯的降低。此外,競爭格局變得非常清晰,整個行業的盈利風險顯著降低。很多互聯網公司不再是完全燒錢的公司,燒錢的方面大幅收窄,而主業的盈利能力大幅提升。

這就是供給側改革(或稱供給側的收縮)帶來的最終效果。對於股東來說,資本的投資回報率顯著提升,這是基本面上的。

第二,是價格、估值,這是過去一年股價和估值跌幅最大的領域(包括中概股和港股)。

很多股票跌了70%、80%甚至90%以上,我們很高興地看到這些公司不再是一個沒有估值或者不好估值的公司,它們的業務可以很輕鬆地評估出來。很多公司在未來3年之內有機會看到10倍左右甚至以內的市盈率,如果以自由現金流來算的話,估值水平可能會更低。

所以這些公司的估值已經變得非常低,很多公司以現金流計算甚至不一定比資源股貴太多。以短久期的標準來算,很多公司的久期已經大量地縮短,從原來的長久期資本投入變成一個短久期的公司,短期不再燒錢,甚至還能創造非常好的持續自由現金流,在今年的市場環境下可能反而會受益。

第三個原因是在交易和流動性上。

此前交易存在負面影響,尤其港股市場和中概股裏面的美元資金比例比較高,這些資金在中美政策的相互影響下出現了大幅的撤離和拋售。我們認爲這樣的負面拋售壓力可能已經接近尾聲。

所以它纔會有這麼便宜的價格和估值,這對我們來說是一個非常好的戰略佈局機會。

現在互聯網機會接近03、04年

對於成長股我們最感興趣的一個是互聯網公司,因爲它完美地滿足了我們低估值下的投資策略體系的三個最重要的標準:

第一,低風險。這些公司已經展現出中國經濟體未來中堅力量的形象,競爭格局和競爭位置也已經非常清晰,風險狀況其實是不高的。

第二,低估值。在市值跌了百分之七八十甚至是90%之後,估值其實是非常便宜的。

第三,成長性強。

互聯網涉及的領域非常多,不管是電商、娛樂、傳媒甚至外賣,其實都代表了一種更廣義的潛在消費力量。中國是未來全球最大的消費市場,在這樣的市場中互聯網公司潛在的空間是巨大的,不排除可能會誕生比美國互聯網公司更大的公司。

在這種背景下,一家公司的地位處於收縮狀況,其實和2003年的時候買到亞馬遜的感覺類似。1999年、2000年互聯網泡沫出現後又大幅破裂,在2003年到2007年的週期裏面其實能夠比較清晰地看到未來的互聯網龍頭公司是誰,未來的潛力有多大。

投資互聯網最好的機會並不是泡沫形成時,而是要在泡沫破裂之後去尋找哪些公司能夠代表未來。

那個時候格局已經非常清晰,同時公司的競爭力比較明確,估值和價格也很低,其實是一個非常好的機會。我們認爲現在這種機會就有點接近於2003、2004年美國互聯網時期的機會。

機會三:廣泛中小市值,
傳統成長性行業和製造業

第三個方面是更加廣泛的中小市值領域。這裏麪包含兩個方面:

第一個是傳統的成長性行業和公司,包括計算機、汽車零部件、新能源產業鏈甚至高端製造、風電、電子等環節的一些公司。

這些公司有幾個特徵。

首先,它們需求增長的潛力和空間比較大。

其次,這些公司市值比較小,估值也不算很貴,很多公司甚至有機會看到20倍以內、十幾倍的市盈率,未來的可能性是比較大的,可能我們需要自下而上地去發掘。

另外一方面,傳統製造業也有機會。

這需要滿足三個條件:

第一,需求在長期是增長的(辦公傢俱、金屬加工、化工等領域都滿足)。

第二,供給是收縮的,供給沒有過期,甚至這次的疫情也達到了供給收縮的效果。

第三,行業裏第一名或者說最有競爭力的公司。

這樣的話,公司的性價比和投資環境就會非常有吸引力,在基本面上就滿足低風險甚至有持續內生增長的特徵。

傳統製造業機會多分佈在這些公司

傳統製造業的估值非常便宜。估值便宜主要有三個原因,

第一個原因是小市值,普遍可能在100億甚至50億以下;

第二個原因是太傳統,大家不太喜歡;

第三個原因是疫情和原材料的上漲讓它們在短期之內承受了一定的壓力。

但是這種壓力可能在下半年開始會有積極的變化,這次短期的壓力甚至可能形成供給側出清的效果,讓它們的競爭力更加突出。

此時這些公司一旦發展起來,可能就會具有非常大的彈性。尤其是很多公司估值特別低,只有10倍甚至個位數的估值,PB可能都在兩倍以上。這樣一來,我們有機會買到低估值、低風險、高增長的公司。

這種公司普遍分佈在中證500甚至是中證1000以下的小公司裏面,需要自下而上地去發掘。在中盤和小盤價值裏面會表現的比較多一些,在價值先鋒裏面會有更多的小盤成長股的組合,這是第三類機會。

機會四:傳統價值股,
銀行、地產估值歷史上最便宜

第四類機會是傳統的價值股,最典型的領域是銀行、地產。

這些公司的機會在於穩增長的背景之下風險的降低,尤其是銀行、地產裏面的龍頭公司。

例如優秀的區域性的農商行、城商行,它們的資產負債表非常乾淨,業務也非常簡單,壞賬率非常低,利差水平比較高,滿足了低風險的特徵;

同時估值也很低,銀行地產的估值是歷史上最便宜的時候,裏面甚至還有很多成長性的股票。在這樣的背景下隱含的回報率是比較高的。

另外,以地產公司爲例,尤其是一些大的央企,在穩增長的背景下風險是降低的。

供給側改革後,大量激進的民營企業逐步退出市場,整個市場的供給側出現了一個明顯的週期,現在拿地成本大幅降低,大家的盈利能力和定價能力都提高了。這個時候即便總量見頂(比如說中國的地產需求真的下一個臺階)也沒有關係。

這些低風險、高週轉的製造型房地產企業(而非高槓杆的金融型房地產企業)可能會獲得新的發展機遇,經營風險可能更低,盈利能力更高,當然也估值很便宜,這是第四部分。

機會五:港股機會更加極致和徹底,
爲完美組合

第五部分也是我們最看好的部分,即港股。港股的系統性機會其實跟A股的類似,但更加極致和徹底。

在過去的一年多裏面,我們一直認爲港股的投資機會是結構性的,主要是買低估值的公司多一點,比如煤炭石油銀行、移動運營商。

但是從去年下半年以來港股大幅下跌,尤其是今年互聯網進一步下跌之後,整個估值定價已經到了系統性低估的程度,不只是之前我們喜歡的那些價值股,甚至連互聯網、醫藥、科技、消費等成長股裏面的很多公司定價也很便宜了,很多十幾倍甚至個位估值的公司比比皆是。

關鍵是,這些公司不僅便宜還很好,還是各個行業裏面的最隆重的公司。中國經濟體裏面最優秀的公司甚至都在港股上市。

這種優秀性包含兩個方面。

第一個方面,傳統的央企甚至紅籌股(包括能源、銀行、移動運營商,最早一批在港股上市的公司)是中國傳統經濟的中堅力量,它們的經營風險非常小,盈利能力也非常強,基本上屬於傳統經濟裏面風險最低的一類資產。

這些公司的估值也很便宜,按風險溢價指標來說可能處於2005年以來最便宜的時候。很多公司的估值只有零點幾倍的PB,只有5倍以下甚至是三四倍的PE,連分紅收益率都高達十幾個點以上,吸引力是非常強的。它們便宜不是因爲它們不好,它們是非常好的。

另外一類公司就是中國經濟體的新興力量,以互聯網、醫藥和科技爲代表,這種公司也是非常有吸引力的。

在這種情況下,我們認爲市場的機會是全面性的。不管是傳統經濟的公司還是新經濟的公司,估值都非常便宜。

港股是一個過去很長時間的大熊市。這其實給低估值策略和價值投資者創造了絕佳的投資機會,讓我們可以非常從容地買到估值極低且非常安全的資產,甚至還有很好的現金流和分紅收益率水平,外加很好的成長性。這是我們認爲的一個完美的組合和結構。

港股機會爲“系統性”和“戰略性”

再舉另外一個估值的例子。同樣類型的公司(傳統的煤油氣,新興的互聯網),中國的資產相比於全球其他主要資本市場(美國、歐洲等)的資產要便宜很多。

在交易層面上,便宜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外資的逃離。

外資的撤離主要有三個方面的原因:

一個是中國的政策(包括經濟、宏觀和產業政策,最典型的是互聯網和交易方面)已經開始逆轉了。

另外一方面原因跟美國的政策相關。從特朗普時代開始美國限制我們的一些央企,要求海外的尤其是美國的機構投資者不能夠投它們,甚至要求在美國退市,很多長期以來堅定持有這些資產的外資投資者被迫賣出,而南下資金又沒有去接盤,導致這些股票在基本面非常好的情況下股價和估值跌了非常多。目前我們認爲賣出行爲已經接近尾聲,甚至已經結束。

此外,我國會計和審計的政策與美國證監會達成合作的可能性是比較大的,這方面的政策風險釋放得比較多。

最後一個方面的原因是美聯儲的加息,給外資帶來的動盪也反映得比較充分。

所以,不管在基本面、風險、估值定價還是中短期的交易層面上,港股都是非常值得重視的領域。

我們用兩個詞來形容。一個是“系統性”。即機會不只存在於個別公司或者低估值的公司,而是系統性的機會。

另一個詞是“戰略性”。它不是一時半會地買一個反彈,而是考慮未來3年甚至5年的週期,隱含的回報率是足夠高的,這是我們對它的一個定位。

港股5類投資機會

從投資機會上來說,主要包括五個方面:

第一個是低估值的能源資源類公司;

第二個是以互聯網爲代表的低估值成長股;

第三個是A股裏面低估值的小盤股,包括小盤成長股和價值股,其中有很多是製造業的公司;

第四個是傳統意義上的低估值公司,包括銀行地產,在穩增長的支持下它們的風險降低;

第五個方面是港股系統性、戰略性的投資機會。

三種風險需要注意

我補充一下對於風險的理解和看法。

最核心的風險是高估值所對應的潛在風險。這種風險在過去一段時間裏釋放得比較多,但是在很多大盤成長股領域釋放得可能不夠乾淨和徹底,可能就是估值從原來的百分之百分位跌到了60%-80%分位之間,可能談不上吸引力。

我們更需要關注的其實是基本面上結構性的風險,可能在投資狂熱之後暴露出來。

這種風險包含週期性的風險,比如長週期的下行導致盈利能力下降,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老的消費品公司,長週期的下行對它們的長期盈利能力有壓力。

週期包括經濟週期、人口週期,也包括產業鏈的風險。比如新能源車在產業鏈的不同環節競爭格局可能很不清晰,裏面很多公司的盈利能力波動會比較大,這種波動性風險一旦釋放出來,就可能產生泡沫,例如之前就有高達8倍、10倍以上的PB。

第三個風險是商業模式和生意模式的根本性問題和風險。2015年的電影和過去兩年的創新藥都是系統性高投入、高資本開支的行業,同時投資回報高度不確定,估值很貴,這樣的公司即便估值和股價調整了一些,以我們低估值標準來看仍然不夠乾淨和徹底,所以我們對這個領域會保持相對審慎的態度。

A股、港股投資機會總結

A股具有系統性的機會和結構性的風險。

系統性機會是指機會比較全面,很多地方都有這種投資機會,整個市場的估值也都很便宜,已經到了百分之八九的程度。

其實選股是很容易的,我們的投資組合也不限於傳統的價值創造的低估值領域,一些小盤成長股和高成長行業可能也會進入到投資範圍。

風險是結構性的。那些估值比較貴的、基本面風險比較高、同時在交易和流動性上又比較擁擠的行業,如果外資佔比還比較高的話(2016年以來的消費領域的牛市行情受到外資推動較大),在交易層面和流動性層面的風險會大一些,美聯儲的加息就是一個例子。

港股的機會是系統性的,也是戰略性的,我們認爲這種機會非常值得去珍惜和把握的。

我們的中庚價值領航產品主要就是投資在這些領域裏面。

首先我們會盡量多地買港股,儘量多佔基金股票組合的50%,已經買到了足夠高的一個比例。

這裏面既有能源資源類價值股,估值在三四倍左右,分紅收益率在10%以上的,也包含了以互聯網代表的成長股,還包括醫藥科技的成長股,其範圍特徵非常多元化,共同點是,均爲大市值公司,交易和流動性都特別好。所以組合可以承載較大容量和規模。 

在A股部分,我們會買低估值的資源能源類公司,更多是偏中上遊的基本金屬、包含技術化工領域和銀行地產類價值股,也會包含一些中小盤的成長股和價值股,包括公用事業類型的公司。 這是中庚價值領航這個產品的最大的一個特徵。

對於這個產品,我們現在始終保持高倉運作,一個想法就是基本上不留現金,因爲現金根本就不夠用,有太多股票可以買。

權益資產罕見滿足“不可能三角”,
保守投資者都應該買股票

權益類資產相比於其他資產類別有一個很重要的優勢和特徵:可以完美地滿足“不可能三角”的三個條件。

第一個條件是資產的風險小,可能是中國經濟體裏面最好的資產;

第二個條件是價格估值很便宜,隱藏回報率很高,很多公司還有很能得到很好的分紅和現金流;

第三個條件是流動性好。

這個三角同時滿足是非常罕見的,一定要珍惜這種機會。

從資產比較和配置角度來看,我們甚至很難找到更好的資產來替換它們。更不用說現在的固定資產(國債、人民幣、房子等)收益率這麼低。

我們甚至有一個更激進的結論:那些保守的投資者都應該買股票,或者都應該買某種類型股票的組合。

比如一個保守投資者想要獲得3%的定期收益,比如存一個三五年的定期存款。我們給他的建議是,在股票市場上可以找到這樣的股票,它的基本面風險,甚至是盈利的現金流風險和每年分紅派息的風險都不一定會比銀行的定期存款差。

最典型的例子是那些最穩定的公用事業型公司,比如移動運營商,它們估值和盈利能力的穩定性、現金流的穩定性以及分紅派息能力的穩定性都是非常強的。

關鍵是派息的收益率很高,接近10%,比你存銀行要高好幾個量級。同時這些公司的風險還很小,甚至連派息的風險和股價的波動性都不大。

如果讓我來做一個選擇的話,可能存銀行放三五年並不如用這類公司構建一個組合在回報率和基本面風險方面更好。

所以我說連比較保守的投資者都有機會在目前的市場上構建一個投資組合,來滿足他非常保守的投資目標。不用去買高波動的互聯網公司和成長股,就買這種非常保守的高費用公司,它都能夠滿足這樣的投資目標。

更何況,如果我們激進一點,風險高一點點,但是預期的回報和成長性可能會高很多,這個組合就會更加具有進攻性,擁有更高的潛在回報率。

不留現金,全部換成股票組合

爲什麼連保守投資者在這個時候都可以通過股票的組合來實現投資目標?

非常簡單,是因爲現在是大熊市,價格非常便宜,尤其是港股市場非常廉價。一般的市場上是不會同時滿足低風險、低估值及高流動性的“不可能三角”的,這種機會不是所有時候都有的。

所以有這樣的機會我們就一定要全力以赴,我們肯定不會留現金,肯定會把所有的錢全部換成這樣的股票,它的隱含回報率是非常高的,還滿足基本面風險小和流動性好的特徵。

A股很多時候獨立於美股,多爲結構性影響

問:邱總如何看待美股近期的暴跌,是否會影響到A股市場?是否會帶動港股的下跌?您怎麼看待後半年港股的投資機會?

丘棟榮:要看美股下跌背後的原因是什麼,是不是跟錢和流動性有關?如果跟錢或者跟流動性有關的話,我們要再進一步問錢或流動性對港股和A股會不會有影響,這個影響有沒有對衝的措施。

今天(5月10日)A股的表現其實就有一個非常明顯的特徵:對於昨天港美股的大跌是免疫的,甚至是成長股反彈得更多。

其中一個最重要的原因是,A股的很多行業和領域對那些導致美股下跌的流動性因素是免疫的,尤其是小盤股而言,是獨立和免疫的。

但是與外資流入流出相關的行業可能會受到影響,因爲在過去幾年尤其是2016年以來的降息週期裏面,這些股票是非常受益的。比如說核心資產和大盤成長股,它非常受益於外資的流入,因此加息的週期也有可能變成一個風險。

其實剛纔我們已經提到過了,這些因素對A股的影響是結構性的。